首頁  /  發現  /  思想  /  正文

昆山杜克花園:全球首個SITES鉑金預認證項目詳解

景觀設計學 2021-09-10 來源:景觀中國網
原創
江蘇省昆山市杜克花園的場地現狀屬于典型中國城郊景觀,缺乏明顯的地理特征,這迫使設計師進行場所精神的深度挖掘。

觀察是閱讀場地與啟發設計的開始,這個過程包括對場地內在因素的思考,以及針對設計對象的核心內涵進行場景參照與延伸,形成情境的模擬、選擇與表達。江蘇省昆山市杜克花園的場地現狀屬于典型中國城郊景觀,缺乏明顯的地理特征,這迫使設計師進行場所精神的深度挖掘。這樣依托于情境生成的另類觀察過程從三個角度入手:一是對同一脈絡下異地先例的審視比較;二是對超越場地范圍的區域生態開展地文學研究;三是從時間維度考察前期項目的效果及其與后期項目的關聯性。這三個方面的觀察使杜克花園的設計得以探索“花園”一詞的當代精神內涵,最終表達為具體的設計形式。



超越場地的多維度觀察:昆山杜克花園的情境生成

Observations Beyond the Site: Unfolding of Landscape Process in 

The Design of Duke Garden in Kunshan


image.png


杜克大學昆山校區坐落于江蘇省昆山市西北部的高教園區內,是由昆山市支持,杜克大學與武漢大學聯合創辦的學校。校園總面積約77.5hm2,其中杜克花園位于校園東部與東北部,占地約28.9hm2。

杜克花園場地現狀為典型的城郊景觀,以農田為主,包含部分苗圃,一條市政道路從場地中部穿過。場地北部人工挖掘形成的白窯湖約9.5hm2,東側為寬約25m的渠化河道。由于長期的土方挖掘,湖岸和水渠岸線呈規則幾何形。水體最深處達11m,穿透兩層地下水層,但水質只達到IV~V類。場地中植物品種與棲息地類型單一,僅在北側岸際有部分成熟喬木,中部有小片苗圃植被。

如何通過設計修復遭到破壞的場地特性,還原生態活力,提升水質,增加生物多樣性;以及如何在缺乏設計依據的情況下賦予杜克花園新的、鮮明的場所精神,成為杜克花園設計面臨的兩大挑戰。


分階段建成的校園及杜克花園區位圖 ? Futurepolis LLC

場地現狀航拍照片(向西)? Futurepolis LLC



場地觀察與設計


美國杜克大學本部花園位于位于北卡羅萊納州的山麓地帶,這片曾經鮮有人跡的原始景觀構成了“第一自然”,以宗教、科教、園藝為代表的一系列人工元素通過造園過程融入了當地的自然生境,從而營造出兼具人工與自然特征的“第三自然”。

昆山所屬的中國江南則代表了另一種與之相通又相異的造園傳統。江南私家園林在建造之初往往沒有太多特殊地形和顯著自然特征,大多只是由圍墻從城市或郊區中切割出來的平地,區別在于地塊大小和圍合度。造園者基于對場地的觀察和對南方山水的理解,將選擇與合成的情境投射到場地上,所形成的“第三自然”呈現出高低錯落、山水相間、樓臺掩映的景象。盡管景觀元素大同小異,每個園林卻都獨具特色。

昆山杜克花園延續了中國江南園林的情境塑造方法:它沒有簡單地復制美國杜克大學本部花園的形式或元素,而是在精神傳承的基礎上,通過廣泛了解場地文脈,深入挖掘場地潛力,從而形成根植于本地的景觀解決方案。人與自然的關系是隨著歷史與文化變遷的,“花園”的內涵也隨之拓展。

杜克大學本部花園的歷史發展為昆山的設計設定了坐標,而新的情境塑造過程則立足于江南水鄉的區域背景。設計師既需要回應當代生態語境下的校園文化,也需要以回應生態環境問題為切入點尋找當代花園精神。在這一思路下,基于三個不同視角的深度觀察逐步幫助設計師形成設計概念,分別是異地性考察、地文學考察和延時性考察。

這三個過程不僅包括通常的地形地貌與植被的視覺感知與記錄,還切入了深層的分析與思考——從“觀察”(observation)的范疇深入到了“考察”(investigation)的范疇。


異地性考察

異地性考察,即通過洞悉“別處”相似的文化景觀與文化傳統,達到精神境界的遷移。在昆山杜克花園項目中,設計團隊通過對杜克大學本部花園的景觀情境考察,思考如何將一部分相似的花園文化精神植入昆山杜克花園。

杜克大學本部圍繞著名的杜克教堂而建,它剛柔并濟的布局與東西交融的設計體現了杜克大學“博學篤信”的校訓,即知識與信仰的融合。在美國杜克花園的克伯森亞洲樹木園中,符號化的日式紅橋是美國造園師對東方異國情調的援引,反映當時西方社會對東方文明的好奇與接納。


杜克大學本部花園日式紅橋。在克伯森亞洲樹木園內,這座木橋橫跨在園內的小河上,掩映于竹林中,反映了美國景觀設計師對東方文化的想象。? 杜克大學


在當代的語境下,以杜克大學為代表的美國高等教育被引入中國,杜克大學本部花園成為即將建成的昆山杜克花園的“別處”。因此昆山杜克花園在設計上回應了杜克大學本部花園對東方文化的想象,二者在精神上一脈相承,但在表現上需要加以區分。設計團隊相信這個項目需要基于明確的地域性,而地域文化應以當代的尺度和與西方對話的方式來傳達。

具體落實在對江南園林的理解上,江南文化以無勝有,大面積的白墻黛瓦猶如中國山水畫的留白;江南園林中的短橋往往是最簡單的石板,連欄桿都沒有。在昆山杜克花園中,江南園林的這些特質以含蓄的方式表達在了一些被抽象化了的景觀元素中。


水袖橋渲染圖。平行于水上森林的人行棧道,靈感來源于昆曲中的水袖。? Futurepolis LLC

魚鱗鋪裝渲染圖。濱水步道的鋪磚靈感源自“太湖三白”中的白魚形象。? Futurepolis LLC


但在功能與績效層面,杜克大學本部花園對昆山的設計具有很強的借鑒意義。1935年夏,北卡羅萊納州暴雨造成的洪澇摧毀了剛剛興建一年的杜克花園。重建時,設計師艾倫·彼爾德·希普曼刻意抬高了地勢,并更換了植栽。1980年,設計師琳達·朱厄爾又開挖了蓄水湖,使花園能夠更加韌性地應對洪水[1]。相應地,設計團隊保留并將白窯湖水體轉化為中央水景,遵循填挖方平衡原則改造周邊水深與岸線形態,恢復了有益于重塑濕地棲息地的水體特征;設定調蓄容量,使中央水體成為周邊區域的大“海綿”;針對不同水源設計不同的凈化路徑,逐步提升水質,并通過東側水道,為周邊地塊和待建校區輸送凈化水源。這一系列設計既垂范了杜克大學本部花園的設計,也反哺了昆山本地的生態環境。


地文學考察

地文學考察來源于伊恩·麥克哈格開創的生態分析與設計的方法體系。它是對大尺度區域環境的多維度X光透視式檢查,通過分類法和剖面法的結合,對不同地文特征進行立體剖解,得到適宜性結論[2]。這種對地理要素的深入考察可幫助設計者發現不同地理人文信息在各層面的聯系,從而推導出地文特征背后的因果關系,使設計因地制宜。

針對基地缺乏景觀特色的現狀,設計團隊將場地放置于更為宏觀的生態尺度下進行考察,從而更好地確定場地在區域中的定位。首先,昆山地區濕地密布,是候鳥遷徙路線上的重要驛站,而杜克花園則位于城市近年著力打造的高教區綠網系統內,使其成為連接周邊綠地、濕地及生態廊道的有機組成部分。這些條件為解答場地綠化密度低和生態條件不佳等現狀問題提供了線索。同時,設計團隊從水文、土壤和植被等方面對昆山所處的蘇南沖積平原棲息地進行深入調查,采用地文學分析方法,獲取更為精確的生態信息,幫助設計團隊構筑新的景觀情境。

在水文層面,昆山地區所在的蘇南沖積平原是以水為基底的自然沖積地帶,地形平整、地質柔軟有彈性且滲水性較強。杜克花園的設計通過大面積的“軟質元素”還原與原始地貌相近的空間形態布局,有意模糊水地分界,凸顯出江南景觀中的柔性感官特征。在土壤和植被方面,歷史上蘇州地區長期的水稻種植已基本改變了區域內原本的土壤結構,一般認為主要由人為夯實土組成。但分析發現,昆山地區的土壤構成中還有高活性強酸土和強淋溶土。


區域土壤分析。昆山區域內主要由夯實土、高活性強酸土和強淋溶土組成。場地位于大面積的夯實土區與高活性強酸土區的交界處。? Futurepolis LLC


其中,強淋溶土的存在使設計團隊有理由推斷這里曾存在大面積的森林景觀。設計團隊結合氣候與植被等其他元素的地文分析最終得出了能夠反映區域原始景觀多樣性的組合類型:森林、草甸與淡水湖泊的組合。設計借此圍繞濕地森林、濕地草甸與水岸混合帶創造出新的棲息地,強化生態結構,提升生態連通性,并恢復溫帶草地景觀,用更可持續的景觀類型替代高作業強度的農地景觀。


杜克花園中不同種類的棲息地。將新造的棲息地具體化為景觀形態,由水體向周邊擴展,彼此相連形成一個微生態系統。? Futurepolis LLC

杜克花園總平面圖?;▓@里北部以生態凈化和人群聚集的功能為主,南部并行的幾條人行小徑提供了更加私密的環境,讓人在游賞之余可以靜思。? Futurepolis LLC


在勾畫平面草稿時,設計團隊從水滴滴落在紙面的印跡與動態中獲得靈感,并在具化過程中參考各個棲息地所需的最小面積做出相應調整,使水面輪廓與棲息地功能形態基本吻合。同時,設計團隊盡量讓以上幾種棲息地以其自身最樸實的狀態呈現在使用者眼前,并依托開敞的湖面,讓光線、水、倒影提升游覽體驗,這種趨于自然的表達方式力圖將人帶回到一個不事雕琢的情境中。


花園中心水體鳥瞰圖 ? Futurepolis LLC

水上森林效果圖 ? Futurepolis LLC


延時性考察

延時性是景觀都市主義具有代表性的概念,即景觀不是創造出來的靜態場景或畫面,而是在很長的一個時間段中逐步成長、演化、成熟乃至最終衰退的過程。景觀設計需要考慮社會與自然因素的不斷介入,更有效地設定與引導城市景觀生態的演變[3]。正如景觀理論家安妮塔·貝里茲拜迪亞的觀點,后現代的設計在結果預期上是開放式的,它通過設置“生物性的過程”讓所設計的景觀在時間軸上演變,在逐步呈現的過程中景觀得以構建[4]。

注:貝里茲拜迪亞在《阿姆斯特丹森林》一文中的原句是“景觀的價值(或是個體的或是社會的)通過一個開放設計的體系來表達,這個體系通過諸如風和水的沖蝕和植物的輪替建立一個生物進程,并通過對場地產生的作用來塑造它的景觀”。

昆山杜克大學作為一個系列項目,提供了很好的延時性考察的機會。在一期校園設計中,設計團隊即構建了對整個場地生態功能與空間營造的初步設想。該設想在一期到二期再到杜克花園的遞進式設計過程中得到不斷檢驗和修正。在一期校園設計中,設計團隊即從生態系統的視角出發考慮如何模糊人工與自然界限,使其相互滲透。由此帶來的動態平衡和冗余,為校園空間創造了更多韌性,從而能夠有效應對極端氣候事件。

如一期校園的中央景觀湖具有系統管理雨洪的中樞功能,湖心平臺亦可適應水位變化而呈現出不同的空間狀態。場地周邊看似自然的水生池塘實際上也暗含著一套完整的雨水處理系統,并很好地運行了生物凈化的一系列程序[5][6]。這在一定程度上引導了杜克花園的設計方向——杜克花園中心水體的設計采取了類似的水位調控方法,使水生態處理和景觀空間的塑造合二為一。


一期校園湖心平臺及水位變化模擬圖。在不同的水位條件下,平臺不同的狀態增加了場地的趣味性。? Futurepolis LLC


在表達手法上,如果說一期校園是江南私家園林的當代闡釋與海綿城市的微縮模型,那么杜克花園則是以花園之名融合江南地區的地理特征,是江南景觀系統在當代語境的呈現。一期校園中以土木工程方法為主,景觀配合建筑去塑造室外空間,強調設施的系統作用;而在杜克花園的設計中,景觀成為主體,開闊的空間促生了一種更加簡練和獨具意境的創作。但是從整體來看,一期、二期與花園是密不可分的,它們不但帶來空間上的系列收放和流線變化,而且在水量和水質方面互相調蓄。杜克花園與主校區共同形成了一個“海綿”,使校園整體上具備更高的生態韌性。


校園徑流分析示意圖 ? Futurepolis LLC


在使用中,一期校園的空間營造和美學理念得到了師生的普遍認可。與此同時,校園的濕地景觀也成為了生態課程的教學場所,學生在科學教育中更加認同校園的文化定位??梢哉f,對一期校園建成效果的觀察和使用的反饋鼓勵了設計團隊在杜克花園中更堅定地擯棄流于表面的形態設計,轉而將設計融于生態功能和多樣化的空間體驗中,通過空間序列和節點而不是符號化元素來突顯地域文化,將注意力全面聚焦于有長期效應的生態重建上。


分階段建成的校園及杜克花園區位圖 ? Futurepolis LLC



討論與評述


“觀察”一詞的涵義是多解的。在昆山杜克花園的設計過程中,觀察不僅包括在場行為,還引入了研究,將“觀察”拓展到“考察”的范疇。這個拓展的過程包含了異地性考察、地文學考察和延時性考察三個方面。這三種考察過程幫助設計師逐步厘清思路、反思“觀察”的內涵、發掘場地潛力。這種工作方法也將設計考察的范圍從在地擴展到區域乃至全球,同時把時間維度納入空間設計的考察范疇,搭建起景觀情境的演化框架。  

杜克花園項目也讓我們有機會重新審視“花園”這一古老的景觀類型。麥克哈格在《自然不止于花園》一文中曾說,與其他設計類型相比,花園是在做一種簡化的工作,在其創造過程中排除了很多自然現象[7]。而昆山杜克花園的設計則試圖將多種景觀生態濃縮于花園之中,這證明二者未必互斥。

設計團隊不僅借助延時性考察給出了一個跳出追求靜止與永恒之美的傳統花園的局限而去擁抱“時間與變化”的設計方案,同時也在異地性考察中思考了“花園的當代意義”。這些思考促使設計師嘗試對花園精神作出基于場地特征的詮釋,并在地文學考察的輔助下,實現了生態景觀的系統化布局。

需要強調的是,設計團隊在項目中所采用的“考察先于設計,分析貫通設計”的方法雖然已是歐美設計實踐中的主流思維,但在中國仍待普及。隨著中國更多的城市發展計劃付諸實踐,郊區景觀的設計需求也會持續增長。在面對缺乏場所精神的場地時,設計師同樣可以跳出直觀景象的限制,開展一些溯源性的、區域性的、延時性的考察工作,并以此為出發點展開設計,擯棄過度表達,追求以“空”為“多”、用“境”生“景”的設計目標。

2020年6月25日,項目收到SITES(Sustainable Sites Initiative,場地可持續性設計行動計劃)預認證二輪審核意見,昆山杜克花園景觀設計獲得SITES鉑金級預認證,這是全球首家鉑金級認證項目,也是Futurepolis未來都市規劃建筑設計事務所繼昆山杜克大學成為首個通過LEED整體認證的校園項目后的又一代表作。


一期校園圍繞水生態形成具有教育功能的海綿校園 ? Futurepolis LLC

SITES鉑金級預認證證書 ? Futurepolis LLC


致謝:感謝中國美術學院曾穎副教授、Futurepolis未來都市規劃建筑設計事務所高偉、賓夕法尼亞大學鄭盛遠和尹奕涵對本文的協助與建議。


項目信息

項目地址:中國江蘇省昆山市高教園區

項目面積:28.9hm2

項目委托:昆山創業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景觀設計:Futurepolis未來都市規劃建筑設計事務所

首席設計師:時惠來

設計團隊:林中杰、高偉、龐會濤、鄭立

合作團隊:法國Biotope生態工程咨詢公司

設計時間:2018年9月~2019年10月

施工時間:2019年9月至今


參考文獻

[1] Sennett, S. (2017). Ellen Biddle Shipman’s Design Intent for the Sarah P. Duke Gardens: Tracing This through Virtual and Physical Augmentation. Studies in the History of Gardens & Designed Landscapes, 37(3), 261–272. https://doi.org/10.1080/14601176.2017.1281036.

[2] McHarg, I. L. (1969). Design with Nature. Garden City, New York: Natural Historical Press.

[3] Waldheim, C. (2016). Landscape as Urbanism: A General Theory.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4] Berrizbeitia, A. (1999). The Amsterdam Bos: The Modern Public Park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Collective Experience. In J. Corner (Ed.), Recovering Landscape:Essays in Contemporary Landscape Architecture (pp. 186-203). Princeton: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5] Zeng, Y. (2017). Shaping the Spatial and Temporal Dimensions of Hydro-Ecological Landscape: The Design of the Duke University Kunshan Campus as a Micro Sponge City. Time+Architecture, (4), 52-57.

[6] Shi, H, & Lin, Z. (2018). “The Supreme Virtue is Like Water”: Ecological Landscape Design of Kunshan Duke University. Architectural Journal, (3), 94-100.

[7] McHarg, I. L., & Steiner, F. R. (1998). To Heal the Earth: Selected Writings of Ian L. McHarg. Washington, D.C.: Island Press.


參考引用 / Source:

Shi, H., Lin, Z., & Chen, J.(2019). Observations beyond the Site: Unfolding of Landscape Process in the Design of Duke Garden in Kunsha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Frontiers, 7(5), 108-119. https://doi.org/10.15302/J-LAF-1-040006


原文編輯 | 冉玲于 汪默英       

原文翻譯 | 尹奕涵 陳嘉誠

微信制作 | 佘依爽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請勿以景觀中國編輯版本轉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

投稿郵箱:info@landscape.cn

聯系電話:010-62747757


打賞
  • 給Ta打個賞

0

發表評論

您好,登錄后才可以評論哦!

熱門評論

相關文章

再敢躲一下试试by,鱿鱼网进入官网by777,在线观看国产成人swag,,公和我做爽死我了